怀念旧版
01
我校举行2017届毕业典礼暨学位授予仪式
02
中欧物流、信息化、管理和服务科学博士生院第三期暑期
03
北京市委教育工委来校督查调研全国和北京高校思想政治

思源书香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学术文化 > 思源书香

时间:2017-01-03 来源: 作者:

此心安处是故乡——《耶路撒冷》中的乡愁

《耶路撒冷》——徐泽臣沉潜多年推出的长篇力作,煌煌500多页,反复写的不过是乡愁。

“到世界去”。初平阳的第一篇专栏标题以此为标题,同时也是被闪电劈坏的铜钱时常念叨的一句话,当然乡邻们也时常嘲笑“连傻子都要去世界”。是的,每个人都在逃离,走出故乡,走向世界。初平阳放弃教职跑到北京考博士,进而又忙活着去耶路撒冷;易长安离开花街,跑到了北京做起假证的生意;福小一走,整整16年未归:杨杰在北京的生意也风生水起。

故乡一旦离开,再次回来,总会有种陌生感。初平阳回乡了,是回来卖大和房的。杨杰打来了电话,易长安打来了电话,吕东的媳妇打来了电话,无一例外都是为了大和房。正是卖房买房把他们连在一起,展开了故事,展开了回忆。

福小也决定回乡,给天送一个家,几人一听福小也要买,都主动退出没跟福小争,觉得大和房给福小最合适,而这源于他们内心的愧疚,一份无心伤害的不安,而福小回乡不能不说也是内心对天赐的愧疚,想要在天送身上得到弥补。不管他们几个现在有多么有钱、有名,对于儿时的那份友谊执着不变。例如易长安将钱都打到了他们三人的账户而不是其他人,他觉得女人、手下远不如这几个朋友可靠。

对于故乡,他们似乎是因为有所亏欠而不敢接近,幻想以逃离来消除内心的愧疚。福小最先走的,16年没和家人通过信,她为自己亲眼看着弟弟景天赐的死去而没采取任何措施,甚至当时心存快意与嫉妒,而内疚,16年她原谅不了自己,所以她把全部的爱给了和天赐极像的天送,以求心安。易长安为这愧疚失去了自由,杨杰为这愧疚返璞归真,初平阳为这愧疚决定远去耶路撒冷寻求内心的安宁。

解铃还须系铃人,在故乡犯的错,产生的遗憾,注定要在故乡得到弥补与释然。直到后来福小回乡去给奶奶上坟,母亲告诉她奶奶贾环后半身执着于教堂的原因:你觉得你干净了,你就干净了。“这句话让贾环后半辈子过得心安,过得踏实。祖母只枯坐在一间小教堂里就全明白了,因为她没动,她知道以静制动,以身体的不变应对世界的万变,但她内心的跋涉不比任何人少。

对于天赐的死,他们认为自己是间接地促成者,杨杰送的手术刀、福小没及时阻止、易长安因为比赛让天赐被闪电劈傻、初平阳也傻在那亲眼看着悲剧发生。我不想让他死,但正是内心小小的自私促成了悲剧。对于天赐的死,他们都不敢提起,内心的小小黑暗共同促成了那个结局,他们自己把自己看成是谋杀者。

乡愁是什么,是儿时的友谊,是青春的回望,是回忆的沧桑,是内心的救赎。

他们执着于彼此的友谊,不因时光和地域而改变。他们共同承受着因为无心伤害之后所带来的内心的疼痛和不安,这份疼痛增加了他们的乡愁,这份不安让他们时时忆起故乡。只有在这无边的乡愁里,他们才能够一次次的透过时光去抚摸景天赐的笑容,他们才能尽量抚平景天赐离开后带给他们的疼痛。所以在福小的最终回归花街,他们才找到了安放青春记忆安放乡愁的真正处所。

掉在地上的都要捡起来,此心安处即是故乡。

(作者:栗利波 土建学院土木1410)

分享到:
相关链接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