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旧版
01
教育部党组任命王稼琼为北京交通大学校长
02
北京交大举行北京中岩大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捐赠仪式
03
我校青年教师蔡国庆荣获北京青年五四奖章

媒体交大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媒体交大 > 正文

时间:2019-03-13 来源:文汇报 作者:

文汇报:科研事务繁文缛节何时了!代表委员再次呼吁落实国家科研“放管服”改革

让科学家的宝贵精力多用在科研上,不要让科研中的繁文缛节,尤其是科研项目管理僵化、程序烦琐等问题,捆住了科学家的手脚,耽误了他们的科研正业。过去几年,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文件,在科研领域推进“放管服”改革,为科研人员减负加油。今年两会,来自科技界的代表委员提出,在落实的过程中,仍然存在反复申报同类信息、管理措施滞后、检查标准不统一等问题。

大量占用科研工作者注意力的非科研事务主要有三类:一是各类非学术性非必要性会议和行政事务;二是财务报销类,科研经费报账难已经不是新鲜事,越是重大的课题,预算调整和财务报销越繁琐;三是重复报表申请,每次报表申请的填表任务,少则几页,多则几十上百页,有时还要附上大量证件证书和论文成果复印件,然而这些内容大多都能在公共平台查取,简直是“证明你妈是你妈”在科研管理领域的翻版。

长期以来,这些令不少科研工作者“谈报销色变”,因为“被当贼一样防着”,对申报科研项目也会产生忌惮心理。

“打酱油的钱可以买醋”带来信任和温暖

在科研过程中,啥事最让科研人员头疼?那就是买不到科研急需的设备。由于流程烦琐,有人吐槽“买个试管都要填一堆单子”。实际上,科研不会“一放就乱”,符合科学规律的“放”会迎来自主创新的春天;科研可能“一管就死”,违背科学规律的“管”会形成人为制造的桎梏。

在科研“放管服”的改革中,国务院提出要“充分相信科研人员,尊重人才,赋予他们更大经费使用自主权。对科研急需的设备和耗材可特事特办、不搞招投标”。

在先进制造技术研究所,由于科研需要,购买光机电材料是一件常事。“以前科研人员可以支配1万元以下费用,现在给予了科研人员购买5万元以下急需设备耗材的自主权。只要是在课题预算里,无论是设备费还是材料费,都不需要所领导审批。”全国人大代表、中科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先进制造技术研究所所长王容川说。

审核过程做“减法”,服务则要做好“加法”。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在2016年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完善中央财政科研项目资金管理等政策的若干意见》中规定,项目承担单位要建立健全科研财务助理制度,为科研人员在项目预算编制和调剂、经费支出、财务决算和验收等方面提供专业化服务,科研财务助理所需费用可由项目承担单位根据情况通过科研项目资金等渠道解决。

如今,不少研究所为科学家配备了科研财务助理,科研人员只需在网上填写报销项目和需求,具体事情交给助理,在报销流程上节省了科学家不少精力,不用再自己贴发票、跑管理部门,解决各类杂事了。与此同时,一些研究所科研办还专门设置了负责急需设备耗材的岗位。只要科研人员按照规定时间提交设备信息和企业信息,就可以顺利拿到急需的实验设备。

在科研项目资金使用中,“打酱油的钱可以买醋”“年底也不用再突击花钱了”,科研人员感受到了信任带来的温暖和便利。

申请项目报表精简,不用再“往返跑”

今年1月,《关于进一步优化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项目和资金管理的通知》印发,明确了整合精简各类报表、减少信息填报和材料报送、精简过程检查、赋予科研人员更大技术路线决策权等多项务实举措。在改革过程中,这些细微之处让科研人员切实感受到了“松绑”带来的好处和便利。

“现在立项没那么烦琐了,项目审核周期也在缩短,很多信息都能在网上提交。”王容川回想起曾经办事遇到的种种不容易:“以前申请项目,初审阶段就要进行一系列的答辩,如果是异地的话,还要来回往返好几趟。不管项目能不能立项,首先得写个本子,既耗时又费力。”

曾经,编制项目预算对全国政协委员、北京交通大学教授钟章队来说是个大难题。“预算要求提前就把项目开支列出来,实际运行过程中肯定要发生变化,再调整就很难。”科研项目资金管理过细过死,是长期困扰他的一个问题。“现在有些经费可以打通使用了,差旅费能从办公费支出,给科研助理发劳务费也不用偷偷摸摸了。” 他说。

“放”“管”之间应避免出现真空地带

在减少繁文缛节的过程中,国家有关部门打出“组合拳”,系列重要文件和措施为改革指明了方向,直击科研体制改革的“痛点”。2019年开年,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关于抓好赋予科研机构和人员更大自主权有关文件贯彻落实工作的通知》,要求限时完成,针对的就是广大科研人员最关心的政策落实问题。

“在‘放’的过程中,也不能出现管理上的真空地带,放管之间不能一刀切,还要听听一线科研人员的声音。”钟章队说。

例如,在项目申报过程中,国家重点研发计划明确了精简各类报表的要求,但还有很多课题项目并没有出台相应的管理措施,科研人员每申请一个课题,就需要填报一次重复信息;现在很多课题的立项部门和经费执行检查部门不是同一个单位,虽然下发了通知,但是各个单位的检查标准没有统一,还需要分别填表应对,这也无形中增加科研人员的工作量……

全国人大代表、中科院金属研究所研究员孙东明说:“我们需要从人才流动、人才评价和学科布局的宏观层面上进行规划设计,让科学研究活动更有力地助力国家社会的进步和发展。”

分享到:
相关链接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