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旧版
01
学校召开巡察工作会暨第七轮巡察工作动员部署会
02
北京交通大学2021级本科新生“开学第一课”顺利开展
03
学校召开校园安全工作专项部署会暨实验室安全工作领导

思源书香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学术文化 > 思源书香

时间:2021-07-30 来源:计算机学院 作者:陈伶

【我与交大】陈伶:我与交大的故事

我与“交通”二字结缘。儿时,帮身为巡道工的爸爸拔铁道路基上的杂草,站在枕木上,望着铁轨一路沿伸至远方,夕阳西下,晚霞如火,那一刻永远定格为脑海里的一幅画。

十九岁那年,我考上了北方交通大学,从此舒展开自己的人生画卷。

读书的时光充实而美好,忘不了挖土豆模拟机械制图零件的小得意,忘不了第一次调通程序时的狂喜,忘不了熄灯后宿舍姐妹一起听“老式汽车”的感动,“时、书、师、友”成就了最好的我们。

红果园四季如画。春风拂面时淡绿吐芽的垂柳轻扫明湖水面;炎炎夏季,远处传来阵阵雷声,梧桐枝叶深处透出欢笑和灯光,雨中是晚自习后匆促的脚步;秋天的天空是那么的蓝,金黄的银杏风中浸染;冬日里雪花给松柏披上洁白的绒衣,操场上雪地里咯吱咯吱踩过去,回头看那一串串脚印,陶醉在难以想象的快乐之中。

大学四年,认真和不认真地读了很多书。看着作者爱抚出的文字,心情随着书中人物的命运跌宕起伏,心灵不觉与作者的智慧结合,眼前从狭隘的水域驶向无限广阔的海洋。

说起老师,英俊潇洒者有之,谈吐明洁者有之,而印象最深刻的有两位。一是教高等数学的龚老师,高脑门,直鼻梁,厚实的嘴唇,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一百多学生同时上课,不管你坐在哪个位置,都能听到他声如洪钟,投入了全部的情感解释概念,演绎运算过程,板书工整,汗湿衣衫,令人肃然起敬。还有一位是教电路的耿老师,中等身材,净白的脸上满是皱纹,稀疏的头发在头顶盘成一圈,仙气缭绕,风趣幽默。他时刻不忘维护课堂秩序,一次实在不堪忍受一位后排女生的嘀嘀咕咕,操着唐山话提醒:“那女生,别(四声)总说话,再说话毕业了就把你嫁给教授!”这时还不忘调侃一下九十年代教授的收入水平,四下爆笑。

我所在的计科94-2班同学思维活跃,个性鲜明。大一期间的周末几乎都用来组织班级活动,钻胡同,游远郊,到处都是美好的回忆。“小乐”“小豆子”,曾经熟悉的名字时隔二十几年再提起,脑海里浮现出校园生活的很多片段。尤其是“大姐”这个称呼,最初是在宿舍叫起,之后是班级,再后是年级,有些男生比我大也叫我大姐,当时也想不明白为啥。毕业20年聚会时,都是先叫大姐才说话,瞬间没有了中间的那20年。友谊应该就是这种比白还白,比透明还透明的情感吧!

1998年,我留校工作,角色转换,我成为了一名教师。

最开始学生几乎与自己同龄,到现在学生跟自己的孩子般大小,被他们青春洋溢的脸庞感染,我感觉自己从未老去。当学生将他的心事说与你听时,那种被信任的感觉是一种难以言表的幸福。

在这里,我也收获了爱情。毕业那年,在思源楼教室里因一本字典与他结缘,从此牵手相伴,并在交大南门安家落户。每当校园内的玉兰绽放,我就会知道我心爱的女儿生日到了。

转眼二十多年,作为工作生活在红果园的交大人,无时不感念这里的日日月月,一草一木都绵延深情,点点滴滴,深深烙印在记忆中,成为自己与交大的故事,忍不住时时翻看。我是同事口中的“伶儿”,我的青春、我的爱情、我的工作、我的家庭、我的故事、我的情怀,都在这里,我对母校的爱如此深沉纯朴。我身边的每个交大人都那么的朴实,承载着交大精神与传统,不断奔赴,不断追求,时刻都能感受到他们平凡中的温暖与力量。

此刻,我站在思源广场,满眼嫩绿的草地,生机勃勃,远处是无尽的绿树、蓝天和阳光。

分享到:
相关链接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