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旧版
01
学校召开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1周年座谈会
02
王稼琼一行赴雄安新区考察调研
03
我校举办2022年“光荣在党50年”纪念章颁发仪式

思源书香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学术文化 > 思源书香

时间:2021-04-27 来源:机电学院 作者:徐津茹

徐津茹:踏一程山路去追寻

亲爱的自己:

展信安

亲爱的自己,无数次我都在想写一份信去询问你的近况,去向你倾诉心中的悲与喜,但大都不了了之。这段时间,我忽然明白自己与自己的相处和解显得尤为重要。也许给未来的你写信会是一种奇妙的寄托情感与倾诉的方式,那些无法言说给他人听的话,选择说给你未尝不是一种更好的选择。

你的梦想是什么?这个问题我们曾无数次被问道。我还记得曾经的我们的眼里总会闪着光,坚定地说:“我想学新闻传播,当记者,做一个发现新闻、传播新闻的人,做一个有温度有人情味的传播者。”而在今时今日,面临转专业的自己,我却迟疑了纠结了,眼睛里再也没有了曾经的光芒,也不再坚定,变得左右摇摆、举棋不定,试图想要知道未来会如何,可能是自己忘记了,未来本就未知,谁又能知道那位置的事物,是这一年的大学生活让我变得浮躁不安?还是这才是我本身可憎的面目?

还记得,那一年在无数人的劝阻下,我们毅然决然的选择复读,当时心中的恐惧犹豫大概不比如今多,我们没有选择退缩,而是坚定的朝前走去,交大的录取通知书是那一年奋笔疾书、起早贪黑的答卷。当年,有那么多人曾给过我们白眼、曾对我们冷嘲热讽,你都丝毫不在乎,而如今我怎么开始在意别人对自己的质疑了呢?我大概忘记了那日我到北大新传学院,看到那块牌匾时的心跳;忘记了去年为了寻一安静的地方刷题,无数坐在教室走廊被蚊子叮咬的夜晚;记忘记了来时的路……此时此刻的我,大概是迷失在这形形色色的大学生活里了,不再记得这一路走来的艰辛。抑或者,我太清楚这一路的艰辛,所以不再有年少时的热血,变得畏手畏脚,过分的给自己压力,过分在乎功名,浮躁不堪,不敢迈出脚步。但是啊,无论我是否把生活弄糟,你也要始终记住这来时的路,与去往的路,不忘记一路的山山水水,踏着这一程山路去追寻我们所爱。

还记得«我在未来等你»里郝回归与自己的故事。在那场他自己与自己的成长中,37岁的郝回归拉起17岁的刘大志,一起在岁月奔跑,战胜了自己。郝回归带着怨念来,回到20年前。“初来乍到”,对37岁生活满是抱怨的他想尽一切办法去改变过去的自己,以此试图让37岁不满意的生活有所变化,他在尝试改变着17岁自己的同时,那个满腔热血17岁的自己也悄悄地改变着37岁的他。也许是37岁的他历经沧桑,不再有着柔软如羽毛的细腻心思,对很多事熟视无睹,17岁勇敢热血、果敢坚毅的自己感染着他如今37岁沧老的内心。和17岁的自己畅谈未来与梦想,一次次,他惊讶于17岁的坦诚与想象,似乎他早已忘了自己青春时的想法。一天天,他被年轻人影响,他被周安定的疯魔、王叔叔死亡再现所警醒,未来是未知的,与其坐在这里被动的等待他的来临,不如改变自己的现状,尽可能地做好现在,至于未来会如何,只有到了未来才会知道。最好的选择,那个最优解,我们每个人永远都不会清楚,但要相信自己,坚信我们的选择便是最好的,勇敢地去迈出那一步,勇敢地朝前走!

亲爱的自己,我不知道未来的你是否在做着我们所热爱的事业,又或者进入了我们所爱的领域,却被生活磨掉了所有热情,机械地复制着生活。不管如何,我想我应该迈开脚去追寻未来,而不是坐等其成。等待永远不会将美好带来,我不该等待与你的相遇,而是乘风追去,去遇见你。我们都是那走四季、访人家的旅人,在短暂的一生披星戴月,匆匆地赶着路,即使走不出、看不破、你不问、我不答,在曲折与坎坷过后的喘息时,也仍要记得曾经的执着与相互的诉说。让我们踏一程蜿蜒山路去追寻,在未来相见!

曾经的自己

写于2020年5月30日夜


分享到:
相关链接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