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旧版
01
北京交通大学2017级新生开学典礼隆重举行
02
我校举行2017年拉美国家城乡规划与公共交通发展部级研
03
我校举办2017年中荷城市交通研究生暑期学校

师者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交大人物 > 师者

时间:2016-02-25 来源:宣传部 作者:高晓天 摄影:张先睿

赵耀:科研追梦人
 
_DSC2219.jpg
 
在互联网高速发展的今天,大量黑客组织威胁着国家和公民的信息安全。军事专家称,网络规模和用户规模均居世界第一的中国,已成为网络攻击的最大受害国。在网络攻击的诸多途径中,信息传送环节常被黑客当作突破口,大肆窃取有价值信息。因此,国家迫切需要一种更为安全可靠的信息传送手段。
 
北京交通大学一支主攻数字媒体信息处理技术的团队多年来一直聚焦这一难题,研究出高嵌入容量及抗干扰性强的信息传送方式,大大提高了我国涉密内容传送的可靠性和安全性,得到了有关部门高度认可。这个团队的带头人,就是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长江学者特聘教授,首届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北京交通大学计算机学院信息科学研究所所长——赵耀教授。
 
“心怀科研梦想,当一心一意追梦而行”
 
熟悉赵耀的人这样评价他:他热爱科研,而且爱得十分纯粹,如同一汪清泉没有半点杂质。从1996年北京交通大学博士毕业留校任教,到如今成为这座百年学府的教授、博士生导师,从申请课题屡屡碰壁的科研新人,到今天数字媒体信息处理领域的领军人物,赵耀怀揣梦想在科研之路上奋斗了二十个年头。一路走来,无论是旖旎风光,还是艰难险阻,赵耀始终都以一颗沉静的心,保持着对科研事业炽烈而质朴的热爱。
 
1996年,博士毕业的赵耀没有像他的许多同学一样进入待遇优厚的科技公司工作,而是留在高校当一名普普通通的老师,一心一意地继续自己的科研事业。在九十年代中期那个改革开放大潮汹涌澎湃的年代,赵耀做出的这个决定出乎许多人意料,为何要执意留在学校苦守清贫?“心怀科研梦想,当一心一意追梦而行。”面对质疑,赵耀这样淡然地解释。
 
向着梦想进发的赵耀并未如预想那般扬帆远航,反而出师不利屡屡受挫。刚刚留校任教的赵耀踌躇满志,将主要精力放在科研项目的申请上。但事与愿违,两次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申请皆铩羽而归,其他一些项目申请也接连被拒。整整两年,一心想在科研事业上大展宏图的赵耀竟然没有拿下一个课题。他陷入困顿彷徨之中,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根本就不适合搞科研。可是当他一遍遍翻看着案头厚厚的学术书籍和那一本本倾注了无数心血的论文时,他仍然觉得自己对科研有着难以割舍的情怀,更有那放不下的科研梦想。“心怀科研梦想,当一心一意追梦而行。”曾经说与他人的话,如今说给自己,赵耀觉得温暖而有力量。
 
此后,赵耀在科研之路上披荆斩棘砥砺前行,取得了许多丰硕的科研成果。随着知名度越来越高,不少公司和高校向他抛出橄榄枝,许以百万重金请他加盟,更有人劝说赵耀自己开公司,用科研成果换取经济利益。面对这些诱惑,赵耀全部婉言谢绝。他认为,科研人不能为金钱所左右,否则科研就会出现偏差。“心怀科研梦想,当一心一意追梦而行。” 赵耀这一信念越来越坚定。
 
现在,向着梦想不断前行的赵耀已成为享誉中国的知名学者。仅近5年,赵耀便发表论文120篇,其中43篇发表于IEEE Trans.等本领域重要国际刊物,47篇被SCI检索,被他引2000余次,主持国家级课题15项,获专利授权14项,获软件著作权登记6项,获国家杰出青年基金,入选首届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2013年,凭借一系列重要原创性科技成果,赵耀入选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小来思报国,不是爱封侯”
 
由于赵耀和团队主攻方向是数字媒体的高效编码与传输、信息隐藏与版权保护、内容分析与理解等方面,因此其核心技术常常应用于军工领域和国家安全部门,并获得了高度肯定与赞扬,如与海军某单位合作取得的科研成果获得了军队科技进步三等奖,与某兵工厂等单位合作研究取得的成果获山西省高等学校科学技术奖一等奖。虽然是高校团队,但他们的爱国情怀和不畏艰辛百折不挠的精神,给相关部门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
 
一次,某军工单位要求研发某种仪器,不仅时间紧任务重,最有难度的是,出于保密考虑整个项目需全部由团队独立完成,这就要求该团队既要有硬件技术又要有软件实力,不少科研团队也因此望而却步。该单位找到了赵耀,希望他能带队啃下这块硬骨头。虽然赵耀深知这个项目的难度与风险,但是从国家利益出发,他义无反顾地决定接手。精于计算机算法的赵耀并不熟悉硬件领域,于是他带着团队首先研习硬件制作的相关知识与技术。此后的整整半年,在计算机应用技术领域打拼二十余载的赵耀拿起电烙铁焊起了电路板。在失败了数十次后,团队终于打造出符合要求的硬件平台。随后,软件方面的算法适配做得顺风顺水,项目在一年后如期交付相关单位,并以堪称完美的应用效果通过了验收。
 
虽然赵耀和团队在军队科技方面成绩斐然,但由于研究内容涉密,他只字不能写入论文之中,也就无法为自己的科研事业加分。这或多或少让人替他觉得委屈惋惜,然而赵耀本人却不这么看。“小来思报国,不是爱封侯。我的学识能服务于国家,是我莫大的荣幸,哪里会觉得委屈?”
 
“搞科研不是做游戏,不是混日子!”
 
培养出比自己更加优秀出色的科研人才,是赵耀的又一个梦想,也是他立足高校从事科研的更深层次原因。因此,身为人师的赵耀对学生要求极为严苛,甚至许多人一度认为他不近人情。2008年,在没有学校要求的情况下,赵耀宣布提高团队博士生的毕业要求:要想拿到博士学位,每人必须要做出一系列创新性标志性成果,发表至少一篇高水平论文。这个决定如同一颗炸弹,在博士生中炸开了锅,所有人都陷入了恐慌,因为如此一来毕业难度陡增,远远超过同等院校。学生们想不通,为什么别的学校学生能够轻轻松松拿到学位,而自己付出十二分艰辛却仍然不敢保证将博士学位收入囊中。大家怨声载道,曾有一名在职读博的女生甚至跑到赵耀的办公室去哭诉。然而,赵耀不为所动,“搞科研不是做游戏,不是混日子!你可以说我狠,但毕业要求必须提上去!”。
 
近乎苛刻的要求高悬于头顶,每个人都不敢懈怠,只得比原来更加拼命地学习。他们夙兴夜寐,孜孜以求,用汗水一点点雕刻出属于自己的科研成果。当这些博士生千辛万苦地拿到毕业证书的时候才发现,在赵老师“无情”的重压之下,自己的科研实力已在不知不觉中获得了极大的提升。当他们走进各高等学府和科研院所后,很快便凭借自己的实力成为单位倚重的科研尖兵,承担起最为艰巨的科研任务。直到这时,这些曾对赵老师颇有怨言的博士生们方才明白了恩师的良苦用心。
 
结语
 
二十年弹指一挥间,如今赵耀和他的团队梦想着紧紧围绕国际学术研究前沿和国家重大需求,在数字媒体处理等领域的研究工作取得新突破;梦想着成为一支在国内外有较大影响、学术水平达到国际领先的国家级科研创新团队。对于执著的追梦者来说,梦想将在行进中不断延伸。
分享到:
相关链接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