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旧版
01
学校召开巡察工作会暨第七轮巡察工作动员部署会
02
北京交通大学2021级本科新生“开学第一课”顺利开展
03
学校召开校园安全工作专项部署会暨实验室安全工作领导

思源书香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学术文化 > 思源书香

时间:2021-07-29 来源:语传学院 作者:高永峰

【我与交大】高永峰:我的交大故事

缘起

和北交大的缘分说来真是神奇。1997年我参加高考,那时候还是先报后考。来自东北边陲的我,预填报时连北方交大在哪都不知道,更别说填报了。父母舍不得我远走,研究了一夜,从提前志愿到专科一水儿填报了省内的学校。班主任一句话,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去北京吧,北方交大挺好的,这孩子能考上!

班主任眼里,我是个稳当的学生,听话乖巧,成绩稳定。可就是这么个学生,在高考时英语漏答了一面卷子,整整两篇阅读理解。高考成绩出来后,我做好了上不了北交大的准备。没想到那年高考偏难,成绩普遍低,我竟然擦边上了交大,不过被调剂了专业。本以为调剂的专业一定是冷门的,没想到因为交通运输专业在我们省招的少,很多考生不敢报,竟然没招满。于是我就跌宕起伏进入了北交大运输学院。

青葱岁月

二十多年前,交通还没有这么便捷。从家乡到北京,是我走过的最远的路。整整24小时的绿皮火车,我要吃四顿晕车药。那时候通讯也不发达,整个15号楼就楼管值班室有个座机,宿舍大喇叭经常突然响起,“528某某某,下来接电话”。周六是我和父母约定的通话日,用铁通电话卡可以在校园的公共电话亭打电话。多年后,父母谈起那时的情景,他们一到周六上午就开始等待着电话铃响,会因为谁先接了我的电话,高兴地向对方炫耀。而我全然不知,甚至还对父母翻过来倒过去地叮嘱感到啰嗦。

我很爱旅游,初来北京,每到休息日就约着同学逛北京的景点。99年的五一假期,我和两个高中同学临时起意,要去远一点的地方旅游。那时也没有网上购票,跑到北京站一看,热门旅游城市的票都售磬,只有去承德的站票。同行的同学是个《还珠格格》迷,听说电视剧里狩猎就在承德的木兰围场,说啥也要去。于是我们就上了车。到了第二天,我在小布达拉宫看到一个电话亭,想给父母一个惊喜,就拨通了家里的电话。“妈,你猜我在哪呢?”,电话那头传来妈妈高八度的声音“你猜你爸在哪呢?你爸在红果园宾馆等你两天了!!”原来老爸也想给我一个惊喜。没想到双重惊喜竟然是惊吓。我灰溜溜地回了北京。

上大学那会儿,赶上中国互联网的兴起,新浪,搜狐,腾讯,网易排着队到校园里做活动。我的第一个QQ就是那时候注册的,只有五位数。那时候还没有WiFi,上网要去机房,大家网上交流都上BBS,界面不够友好,消息的回复也不及时,但这些都阻挡不了大家上网的热情。我们成了中国的第一代网民。

那时候交大的女生还没有那么多,我们班9个女生,24个男生,基本上1:3。每周在运输设备馆有舞会。女生都是香饽饽。

运输学院97级有5个本科班。我所在的班级,是这个团结向上的集体,几任班长支书都很给力。除了一年级收过一次班费,班级活动都是用先进班集体等各类荣誉挣来的奖金。当然还有个人赞助。班级有个男生是NBA铁粉,在他的组织下,我们班分成了四支球队,打了四年的篮球赛。虽说是班级内部联赛,可循环赛、冠亚军争夺赛、全明星赛、远投大赛一个都没少,冠军队还有冠军戒指。为了鼓励女生参与,场上女生得分计双倍。最有趣的是,为了各队实力均衡,每个赛季开始前都要重新选队员,积分垫底的最先选。我就在那个最先选队员的队。

四年的时光转瞬即逝,可很多难忘的画面却深深地镌刻在生命里,历久弥新。早起散训完冲进食堂狼吐虎咽地吃一个肉卷,再取上书包奔向要占座才能坐到第二排的高数课堂。夏夜,下了晚自习禁不住三食堂外那排蓝房子小店的诱惑,点一碗酸汤水饺,或者来个烤鸡架。忘不了五一长假闷在教室里画站场的大作业,忘不了净土寺的刀削面和东门的西瓜,忘不了第一次登上天佑的舞台参加一二九合唱,忘不了去哈尔滨南站和襄樊调度所实习,忘不了为了筹备学院学代会熬了通宵,忘不了传道受业的恩师充满激情的上课模样......

初为人师

大学毕业后我幸运地留校成为了一名辅导员,从此与学生工作结下了不解之缘。我带的第一拨学生是运输学院2001级本科生。虽然20年过去了,可到现在我都能清晰地记得迎接报到的情形。一整天南门小树林里人头攒动,尽是充满懵懂好奇的眼神。傍晚十分,忙完当天的报到,我正往回走,一个老师骑着自行车飞快地从我身边经过,一边骑一边回头冲我喊,"快回去看新闻!"我心想,这老师真有趣,啥事这么火急火燎的。直到第二天,我知道了那个震惊世界的消息,911恐怖袭击。于是在这个特殊的日子,我第一次有了自己的亲学生,也真正地成为了一名教师。

1999年,高校开始扩张,运输学院从5个本科班增加到8个班。2001年,进一步扩招,从8个班增加到12个班,同时在交通运输、交通工程两个专业的基础上第一次增加了旅游管理和电子商务两个专业。我带了当时运输学院最大的年级,364名学生。

和学生在一起的日子是充实而忙碌的。虽然苦乐酸甜五味杂陈,但在今天看来都是美好的回忆。交大军训的传统由来已久,那时候还有散训,大一学年每周一三五都要出早操,由二年级的学生担任小教官组织训练。冬天的散训最难熬,有一回,两个学生搞恶作剧,冒充小教官给隔壁宿舍打电话,通知因为天气预报有雪,第二天早上的散训取消。听到隔壁宿舍一阵欢呼,搞恶作剧的学生宿舍也是笑作一团。本来只是想开个玩笑,没想到第二天早上,几个宿舍的学生都没起床。搞恶作剧的同学心里着急,挨个屋叫大家起床,可大家都说散训取消了。那时候我刚工作几个月,心里又气又急,把整个连的学生一顿训,还要找出发假通知的学生处分他们。上午搞恶作剧的两个学生主动“自首”,看着他们真心后悔了,我还是给了他们改过的机会。后来,他们在学习工作中都有积极的表现,学院也憋着一股劲,最终取得了军训先进学院的称号。

2003年,非典爆发,北交大是重灾区。而我所带的2001级男生就在疫情最严重的交大嘉园。大家都是第一次面对这样严重的公共卫生安全事件,一时间各种谣言和小道消息在学生和家长中流传。每天我要接六七十个电话,隔着话筒也能感受到学生和家长焦虑的情绪。后来,学校停课,交大嘉园也封闭起来。我一面了解学生返乡健康情况,一面组织在校学生开展每日体温报送,宿舍消毒,积极锻炼身体。还要时不时地送发热的学生去医院检查。家人问我怕不怕,说实话真不怕。那时候天天和学生在一起,经常进学生宿舍检查,要是学生里有患病的,估计我早就传染上了。所以反而释然了。倒是给同住在教师宿舍的室友增添了不少心理压力,总觉得我从疫区回来。交大嘉园解封的那一天,特别热闹,来了百余家媒体,连忙着报道伊拉克战争的半岛电视台都来了。师生激动的拥抱在一起,笑着、跳着,手捧鲜花,挥舞旗帜,庆祝我们的胜利!经过这一次考验,北京的公共卫生应急能力明显加强了,市民的健康卫生意识和应对突发公共事件的心理素质得到提升。2020年新冠疫情席卷全球,尽管比非典要严重很多,但是我却没非典时那么慌张,对战胜疫情充满信心。

荣耀时刻

2001年7月13日,刚刚入职报到的我负责组织学生在天佑会堂观看国际奥委会全体会议,当萨马兰奇宣布北京申奥成功时,全场沸腾。2008年,北京奥运会如期举行,我也有幸成为了583名交通志愿者的带队老师。交通志愿者是最后一批招募的赛会志愿者,主要工作是在媒体班车上提供服务。由于时差原因,各国的媒体报道时间不同,需要全天候提供班车服务。我们的志愿者随车穿梭在媒体中心、各大场馆、机场和驻地之间,24小时不间断服务。交通志愿者们非常辛苦,他们在5月份开始上岗,一直到10月份结束,是最早上岗最晚结束工作的一批志愿者。有些学生一两个月都是黑白颠倒,昼伏夜出。那时,我的宝宝刚刚一岁,为了不影响家人休息,我把手机调成振动,每天晚上枕在耳边,随时准备解决各种突发问题。虽然辛苦,但是能亲自参与家门口的奥运盛事,真是又骄傲又自豪。

工作期间,我参加了两次国庆群众游行活动,这也是我非常荣耀的事。2009年,建国60周年大庆,我担任交通运输成就彩车的副车长,作为六十多辆彩车中唯一的女车长,还受到了中央电视台的跟踪报道。2019年,建国70周年大庆,我和三千多名学生一起作为科学发展方阵的成员做过了天安门。训练是辛苦的,作为学院总负责人,为了能和相差二十岁的学生步调一致,我一次训练都没落下,锻炼体力耐力,十一当天顺利从王府井走到了复兴门,又从西直门走回学校。国庆游行结束,我还写了一首打油诗“交通彩车仍在目,科学发展振臂呼。披星戴月不言弃,十年两度献祝福。祖国昌盛伟业筑,民族复兴吾辈书。立德树人初心在,为国育才展鸿鹄。”

传承

成立于民族危亡之际的北交大有着厚重的历史。爱路报国是她传承不变的红色基因。2019年我随学校安排去贵州黔南州实地学习,有个地方叫福泉市,古称平越,就是茅以升老校长带着交大的学子在抗日战火中坚持办学的地方之一。翻看当时的档案,教学之严谨丝毫未因时局动荡而放松,学生也更加珍惜难得的学习机会,奋发图强。如今,交大走过125年的风雨,我也在交大工作了20年。从交大学生成长为交大老师,再作为老师培养更多的交大学生。交大的精神滋养着我,也浸润着我的学生,这就是传承吧。


(摄影:张先睿)



分享到:
相关链接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