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旧版
01
校党委中心组开展党史学习教育第三次专题学习
02
学校第二十五次学生代表大会、 第十一次研究生代表大
03
学校2021届毕业生校友联络员聘任仪式顺利举行

校友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交大人物 > 校友

时间:2021-06-10 来源:外联处 作者:

郜春海:十年磨一剑

郜春海,中共党员,研究员,1970年生,现任交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城市轨道交通列车通信与运行控制国家工程实验室主任。我国全自动无人驾驶技术的提出者和践行者,我国互联互通研究和示范的技术总牵头人。1993年7月,郜春海毕业于北京交通大学通控系,获学士学位;2003年3月毕业于北京交通大学电子学院,获硕士学位。1993年至今,一直从事轨道交通列车运行控制系统的科学研究与产业化工作,带领团队实现了中国轨道交通信号系统从“无”到“有”,再到世界领先的华丽蜕变。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北京市科学技术一等奖,被评选为国家级百千万人才、"万人计划"科技领军人才等,荣膺“中国地铁50年致敬人物”,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1C9E0

与很多技术型人才不同,郜春海很健谈。他的思路纯粹、清晰、敏捷和坚定,虽然丰富且灵活,却总能找到一条输出的主干道。披荆斩棘的开拓者所需要的能量非行业跟随者所比,不论处在哪个阶段,郜春海都将重要精力集中在方向的选择、框架的制定和重难点的攻克上,化繁为简,成就鲜明的个人和企业特色。

01 无法预测的解题思路

182C7

窗外纵横交错的铁轨铺就在平原上绵延伸展,屋内端坐在电视机前的小男孩被电影《铁道游击队》点燃了小小的梦想,憧憬着有一天能坐上火车奔赴远方。小男孩慢慢长大,在那一个村都可能没有一部电话的年代,大人们告诉他,只要在铁路局上班,就能随时拨打电话。一种荣耀感在男孩心里炸了一朵小小的烟花。高考填报志愿的时候,他郑重地填下了北方交通大学这个名字,从此与信号结缘。

考大学的艰苦与上大学的放松形成鲜明对比,所有的路都要自己去摸索。郜春海开始尝试自己感兴趣的方向,参加英语竞赛、报名社团活动,甚至在食堂门口摆摊卖明信片和体育用品。郜春海和同学买了一些元器件,组装起了收音机。原材料七八块,卖出去十块钱。钱没有赚到多少,在这个过程中,郜春海学到了跟人沟通和打交道的能力。在一次次的失败和努力中复盘和总结、琢磨和思考,赚钱和成绩从来不是郜春海的目的,成就更强大的自己才是。“仿佛有什么东西从我心里慢慢长出来了。”郜春海说。

郜春海不喜欢简单的重复。同样的事情,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他会用不同的方式去尝试,一次次迭代更新,寻找更好的办法。即使结果失败了,证明此路不通,留下的经验也是另一种成功。

郜春海强大的动手能力在本科毕业进入学校实验室后开始展现出来。站在行业顶端,接触最先进前沿的科技理论,郜春海徜徉在创新的海洋中,用知识武装着自己。

1997年郜春海去德国访问,奇怪国外能做出的先进系统为什么国内做不出来?带着这样的疑惑,郜春海通过几个月的交流、看书、查资料,发现信号系统背后其实是一个安全系统,安全系统的背后有一套安全管理体系。正是由于掌握了这套安全管理体系,并把这套体系应用在研发设计和功能项目实施过程中,所以做出来的系统是零风险的。郜春海找到这个规律以后,开始研究安全管理体系怎么做,并以此为题完成了硕士论文,也成为了日后支撑郜春海创业的核心技术。

学生时代汲取的知识和留校工作期间参与的科研项目让郜春海意识到,中国城市轨道交通信号技术严重依赖国外,也远远落后于国外。中国不仅需要花费高昂的价格购买设备和专利,还要忍受对方一次次的“卡脖子”式的刁难。这些场景刺痛了郜春海,以至于国家在寻找轨道交通信号系统建设人才联系到交大的时候,郜春海毫不犹豫地加入了这个团队:“运输和通信本就是交大强项。冲着这个也得干!交大要做不出来,全国能做出来的就更不多了!”

02 是技术专家,也是企业家

做企业需要保持商业上的敏感、感知时代的变化、引导用户需求;做技术需要保持对领域的专注、坚守本心、迎合用户需求。

郜春海的创业项目从五万块的基金开始。“我一辈子都能记住这个5万块钱。”郜春海说。一分钱掰成两半花,郜春海常常为了买一个电路板或者几个元器件砍价砍半天。上学时,郜春海不喜欢题海战术,更喜欢寻找做题的规律。这一习惯延续到了创业中,他像海绵一样吸收着周围的讯息,在纷繁复杂的喧哗中整理出一条条清晰的规律。小到场馆布置,大到产品设计,和各类企业的董事长、总经理、普通员工交流取经,执着地寻找现象背后的方法论。

郜春海将创业初期比作盲人摸象。2002年,郜春海带着一帮学生和一个年轻老师去香山度假村闭关查资料。每一篇资料每一次结论,都仿佛大象身上的某一块部位。郜春海摸一块回来给学生讲一次,学生听明白了,过两天又提出一个问题,郜春海又去摸这个大象,这么折腾了一年多的时间,终于慢慢地把大象描绘出来。

郜春海习惯谋定而后动。对于交控来说,先把安全管理体系建起来,做好顶层设计,是具体工作开展的前提和基础。如果不把所有的风险全部找到识别到的话,在做的过程中一旦走偏了,根本回不来。郜春海开始四处给领导专家汇报安全管理体系的流程和标准,也被一次次批评:“钱都给你了,你要拿出成果,天天讲安全管理体系和风险管理,太虚了。”

很多人不理解,信号系统是一个复杂的巨型系统,必须解释明白。郜春海的耳边充斥着两种质疑态度,一种直接质疑产品的合理性,另一种态度上支持,但对结果抱悲观态度。这些负面的声音和态度没有影响郜春海前进的脚步,反而成为交控科技发展壮大的养料。郜春海有着“闻过则喜”的胸怀,不断筛选出有益的批评吸收迭代,“交控是吃百家饭长大的”,郜春海说。他用开放的心态和格局,请来全国的专家,一遍遍接受他们的批评和质疑,再一次次修改完善自己的产品。成功的道路和经验各有各的不同,但是失败的陷阱却往往是相似的,听取教训,就是走向成功的开始。

创新有两种,原始创新和颠覆性创新。交控科技从成立初期就制定了严格的安全管理体系,帮助郜春海从冗繁的行程流程中脱身出来,将精力服务于更重要的核心领域。这种制度创新起源于郜春海在德国做访问学者期间的一件小事:他看到一个员工跟老板说要休假一个礼拜,老板批了,第二天另外一个员工来看看他的文件,就可以继续干原来的事。郜春海醍醐灌顶,他突然想到,中国信号系统这么多年一直被国外垄断,就是因为没有真正理解背后的安全管理体系,于是他开始着手建立这套体系。

中国人没有相关习惯和意识,这套体系建立的过程,也是跟自己和团队长久以来培养的工作习惯做斗争的过程。郜春海当时在交大西门附近办公,白天干活,晚上建体系。他找来当时的负责人给他开会:“现在就好比我们俩开饭馆,你同时负责淘米洗菜切菜做大厨,你不如带几个学生,把淘米这个活的步骤都写下来?”负责人不太情愿:“我把活干到晚上9:00,让我赶紧回家,明天早上我保证7:00再来”。郜春海只说了一句话:“我也希望明天以后,让你正常9:00上班,晚上6:00下班;但你要不做这一件事,你今天是晚上9:00下班,再过两天你就会10:00下班,以后就是早上6:00上班你也干不完。”负责人只好把工作的过程都详细写下来,过了一个月以后,郜春海给他派了仨学生,让他把“淘米”的步骤流程给学生讲一遍,让学生负责这部分工作,负责人拿出精力专心“炒菜”去了。这就是郜春海“透明厨房”理论的起源。

2013年,交控科技建立了以四板斧为核心的“现代透明厨房”管理体系,打造了以“流程、标准、方法、人”为核心的方法论:做任何事情都一定要有流程,把这件事怎么做、流程是什么、每个流程之间的标准是什么、检验标准是什么、用什么样的方法去做、做这件事的人合不合格等等全部设计清楚。把一件大工程分解成很多小工程,每一步都配有专门的指导和验收人员,责任到人。

这套体系既可以让这个领域的专家去探索更多这个领域的事,也建立了一个人才培养体系,而在这个过程中其实是得益于安全管理体系,安全管理体系再反过来说叫风险防控体系,是一个可持续性的方法论。这套体系下来,可以把所有事情控制在风险范围之内。

现在这套体系已经通过国际独立第三方认证,郜春海认为,这套体系是交控科技最珍贵的资产。

03 “自主化”之路

18CF2

从创业到上市,交控科技走过了整整10年的时间。钻石因为有57个切面而光彩夺目,交控的成长又何止经历了57重考验和打磨。

2009年12月4日,交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成立。

2010年12月30日,北京地铁亦庄线CBTC示范工程以及昌平线顺利开通,我国自主研制开发的CBTC信号系统被成功应用于这两条地铁线路中,我国因此成为世界上拥有这项核心技术并成功开通运营的第四个国家。

2015年,交控科技作为技术牵头方承担重庆环线互联互通国家示范工程,攻克了互联互通的世界性难题,从技术上完全摆脱了国外的技术封锁,形成了中国标准的CBTC互联互通产业链,为中国城市轨道交通网络化运营和资源共享奠定基础。

2016年,交控科技获得了国家发改委颁发的国内城市轨道交通信号系统领域国家工程实验室认证。

2017年,交控科技FAO系统在北京燕房线实现了工程化应用,成为国内第一条应用完全自主知识产权全自动运行系统的线路。

2019年7月22日,公司成为25家首批成功登陆科创板企业之一。

紧跟国家政策,交控科技一直行走在自主创新的道路上,看似顺风顺水,其实背后是一次次运筹帷幄如履薄冰。郜春海经常请不同的认证方来给交控科技做体检,把小问题消灭在萌芽状态。

郜春海的思维格局从来不止中国,他的版图是世界。1998年,国家发改委开始要求城市轨道交通“国产化”和“自主化”。2020年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坚持创新在我国现代化建设全局中的核心地位,把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撑。作为轨道交通领域的一员,交控科技一直跟随着中国铁路与城市轨道交通的飞速发展和从“国产化”向“自主化”迈进的脉搏而跳动。

在这个领域耕耘沉淀,2019年,交控成为25家首批成功登陆科创板企业之一,市场份额全国第一。作为一个科技工作者,郜春海第一次体会到了资本市场给自己公司的定价。这也是市场给交控科技团队坚持耕耘信号领域的回报。“只要你坚持下来,总有一天社会将给你一个公开、公平、公正的评价。”郜春海说。

交控科技的业务领域遍布城市轨道交通、市域铁路、城际铁路、重载货运铁路。它的上市激励了更多科创企业在技术创新、管理创新等方面发挥更多作用。交控科技更多开始考虑如何利用资本市场的优势,加速使得企业再上一个台阶,未来会逐步给智能轨道交通系统、运维新技术等进行赋能。

行业使命感和责任感让郜春海从未停止过迭代更新升级自我和企业的努力。“我把技术做到一定程度,让更多的用户能用上更安全、更可靠、更智能、更多样的产品,不断提升乘客出行幸福感。”郜春海说。

2020年11月,全真空管道中狂飙的“胶囊列车”成功进行了首次载人试验旅行,时速最高达到172公里,具有超高速、低能耗、无噪声、零污染的特点,被认为是继汽车、轮船、火车和飞机之后的新一代交通运输工具。郜春海对这一技术成果的创新想法欣赏有加,尽管离商用尚有距离,但郜春海认为,只要坚定地付诸行动,加上对商业的敏感性、丰富的想象力和贯彻到底的执行力,胶囊列车改变人类出行方式只是时间问题。

04 交控科技的诗和远方

问:这个世界上要是没有交控科技的话会怎么样?

答:要是没有交控,中国花大价钱买国外技术可能持续时间更长。

问:交控科技的存在能给社会带来什么样的价值?让员工有多大的成就感?

答:让全国的地铁建设用户在选择上是有底气的,真的变成一个甲方。让整个成本降下来,至少为国家节约了300亿到400亿。带动了整个中国的信号产业的发展。培养了众多人才,吸引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留下来投身于城市轨道交通事业。

这是郜春海常常问自己的问题,也是他常常在更新的答案。“你存在的价值在哪体现?我为行业创造多少价值,为用户创造多少价值,我为高校创造多少价值,你在创造价值的时候,自然而然你也就获得了价值。”郜春海对市场自然规律有着深刻的认识,失去价值的事物,自然会消失于市场;当你始终坚持给别人创造价值的时候,你一定是存在的。不久前,郜春海看了《夺冠》,颇有感慨:夺不了冠不代表失败,大家在这个组织里面能不能互相创造价值才最重要。

郜春海的价值,也体现在成就交控科技年轻一代身上:交控科技研究院院长87年出生,整个公司平均年龄29岁,新员工培训已经出现了00后。他欣赏年轻人的冒险精神、创造力和学习能力,努力帮助他们勾画蓝图,给他们提供舞台、实现梦想。“假如所有的年轻人都觉得在交控科技有很多机会的时候,交控就会有发展。”郜春海说。

郜春海在对交大很有感情,现在也常回母校。作为校友,他希望能在学校发展过程中,尽一份力量,帮助母校取得更大的成绩。交大新生开学,郜春海给他们讲交大精神:知行就是知道这件事立马行动,不用想太多。一旦行动起来比什么都强。在行动过程中,会发现更多的问题,也会有很多的收获和惊喜。求新求变和坚持,看似相悖的两个定律,在郜春海身上得到了统一。他如此矛盾,又如此丰富;如此多变,又如此纯粹。在需要的时候,他可以立刻变成最恰当的存在。31年来郜春海只专注一件事——信号,学信号专业、留校教信号、做信号系统开发,办企业还是做了信号。郜春海的愿景远不止于此,2020年11月24日,郜春海被表彰为2020年全国劳动模范,永不知足、永不停歇,新年快到了,郜春海正带领着交控科技奔向他心中的诗和远方。


交控科技企业介绍

交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交控科技”,688015.SH)成立于2009年12月,并于2019年7月成为首批科创板上市企业。公司是国内领先全生命周期提供管家式服务的轨道交通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以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 CBTC 技术为核心,专业从事城市轨道交通信号系统的研发、关键设备的研制、系统集成以及信号系统总承包、维保维护服务及其他相关技术服务等业务。为城市轨道交通提供基于通信的列车控制系统(CBTC)、全自动运行系统(FAO)、互联互通系统(I-CBTC)、城轨云系统、TIDS 系统的解决方案,涵盖标准制定、理论研究、系统设计、产品研发、智能制造、测试验证、工程实施、培训和运营维护等,从而实现轨道交通信号系统全生命周期服务保障。

公司拥有国内轨道交通信号系统领域领先的研发能力和技术,公司拥有目前城市轨道交通信号系统领域内国家发改委颁发的唯一的国家级工程实验室,以及多个省部级科研开发及产业化平台。公司核心产品CBTC荣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北京市科学技术一等奖,FAO荣获北京市科学技术一等奖、城市轨道交通科技进步奖一等奖,无感改造成套装备获城市轨道交通科技进步奖特等奖。公司承担北京地铁燕房线和重庆互联互通两项国家级示范工程。

分享到:
相关链接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