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旧版
01
北京交通大学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7周年暨表彰大会隆重
02
北京交大数字媒体信息处理研究中心MIC研究小组在CVPR
03
【教学改革】“三轮驱动”推进北京交大思想政治理论课

校友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交大人物 > 校友

时间:2018-06-26 来源:人民铁道报 作者:

蒋四美:吃了母亲炸的10个鸡蛋,我考上了北京交大

1999年那个夏天,查完分数回到学校,班主任王老师坐在教师宿舍楼的花坛前,笑眯眯地看着我说,数学考得不错。这一幕,距今已有19年。

我的高中是在湖北随州一中上的,从高一到高二,成绩一直如白开水一般温吞吞,排名在班里三四十名游荡。那时我想,只要能上一本线就可以了。可是,到了高三,白开水突然沸腾起来,每门满分150的卷子,差不多都能过百,数理化三科还时不时能过120。

和成绩一样突飞猛进的,还有我的体重。别人备考瘦得脱了一层皮,我却胖了十斤。这和母亲常来给我送饭不无关系。到了高三,母亲基本上每周来一次。随州一中离老家将近20公里,母亲做完饭就匆匆骑车过来,一来一回要2个小时。那时候天气已经渐渐热了,母亲真是很辛苦。

母亲每次来,一般是带一份饭、两份菜,中午吃一顿,剩下的一份菜留着我晚上去食堂打点饭再吃。菜一般是村边河里打的新鲜小鱼,因为大家都说吃鱼补脑。母亲还带着从初中同学沈红月家买的皮蛋(松花蛋),一买就是20个。这个皮蛋,其实我并不太爱吃,但父亲爱吃,所以每次都要母亲提前买好带来。我抗议了好多次都没用,只好把皮蛋分给宿舍同学吃。多少年过去了,现在的养生文章里常说皮蛋含铅,吃多了容易痴呆,我也只好耸耸肩笑笑——当年我吃了多少皮蛋呀。

7月5日那天,天气很闷热。7日就要高考了。我正光着膀子在宿舍做题,同学说,你妈可能来了。我走出宿舍门在楼道里一看,母亲真来了,就在操场旁边树荫下站着呢,我急匆匆穿上上衣过去。原来,这几天河边没有打鱼的,母亲就用油炸了10个鸡蛋送来让我吃。其实她前两天刚来过,没想到又来了。事先,我跟母亲约好了,高考前就不要过来了(因为我一直将中考没考好迁怒于中考第一天父亲跑到学校去看我,搞得我很紧张。)没想到母亲还是在父亲的催促下来了,我真有点火,冲母亲嚷嚷了几句。母亲让我把鸡蛋吃了,我嫌太多了,但还是把10个鸡蛋都吃了。现在想想,那时的我真是太傻了,都不知道给母亲留两个吃。

我的高考报名号是111011414,直到现在我也记得很清楚。班主任念出来的时候,大家哄堂大笑。不过我当时很坦然,因为自己的名字里也有个“四”字。后来高考分数出来的时候,又来了一个“14”。看来,我真是跟“14”有缘。

我那年高考,数学、英语都比较难。数学考试结束前15分钟,我还有最后一道大题未做,一道数列题完全没有头绪。说心里不慌是假的,但我硬是逼着自己冷静下来。说来也巧,当我调整好心态后,脑子里突然灵光一现,就把那道数列题想明白了,最后那道大题也做了其中一小题。记得后来拿着真题核对答案时,我发现除了没做的题目,其他题目完全做对,连步骤都跟参考答案一致。

当时高考是估分报志愿。我吸取了中考估分失败的教训,每堂考试交卷前,都把选择题答案用铅笔轻轻写在白色答题板上,出考场后誊在纸上。这样,对照参考答案估分时,选择题的估分基本上十拿九稳。

第一遍估分,我估了617分,感觉可能有水分,又下狠劲儿从严估了一遍,还有610分。那时候我特别想亲眼见证新中国成立50周年大阅兵,填报志愿时便一心向往北京的学校。本来我有心报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但担心考不上,选的其他几所学校班主任又觉得太一般。填报志愿截止日的那天中午吃饭时,我遇到了高二时的班主任刘老师。得知我的估分后,他给我推荐了北方交通大学(现在叫北京交通大学)。后来我就自己作主,第一志愿报了它。

16895168,这是当时的高考查分电话,查一次两块钱。那天早上,父亲当着全家人的面查了一次分数。当查到总分614分时,他很兴奋,使劲儿拍了一下我的肩膀。随后的一切都顺理成章,我如愿来到北京交大,开启了与铁路的不解之缘。

又是一年高考季。现在回想起来,高考结果固然重要,可备考的过程带给我的东西更多:父母的陪伴教会我感恩,成绩的提升见证我拼搏,同窗的友谊帮助我成长……而最重要的,可能要数面对问题时冷静沉着的心态。直到现在,无论在工作还是生活中,遇到困难时我都会放平心态、沉着应对。或许,前方就会柳暗花明、豁然开朗。

分享到:
相关链接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