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旧版
01
我校举行2017届毕业典礼暨学位授予仪式
02
中欧物流、信息化、管理和服务科学博士生院第三期暑期
03
北京市委教育工委来校督查调研全国和北京高校思想政治

校史长廊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校史长廊 > 正文

时间:2016-04-12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光明日报

交大人应该知道的一段历史:铁路管理传习所初创


编者按:近日,由光明日报主管主办的杂志《博览群书》关注两岸五所交大共迎双甲子,特邀海峡两岸五所交大校史专家撰写主题文稿,敬献正在努力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的人们。小微将其中《行而增知 知而笃行——“知行”校训与北京交通大学的担当》一文分三期与大家分享,今天要讲述的就是北京交通大学的前身——铁路管理传习所的创立。

八百年古都北京城,自元、明、清三朝以来,一直是全中国的政治中心、文化中心。顺着中南海的红墙往北拐,一条南北向的街衢名曰府右街,中国第一所培养铁路管理人才的高等学校——铁路管理传习所就诞生于此。她,即今天位于西直门外上园村的北京交通大学前身。

今日北京交通大学思源楼的北面,枝繁叶茂的百年国槐荫蔽下,有一块石碑,上面刻着“知行”二字,为学校校训。这大概是全国高校中最简洁的一则校训了,一目了然,却又意味深长。它凝聚了北京交通大学百年来的办学理念,也蕴含着对代代北交大人为学为人的要求和期许。

与其他几所交大相同,铁路管理传习所的创立正值中国高等教育开始建立之时,从诞生伊始,就和国家与民族的命运紧密相连;而与其他四所交大区别之处,在于她与中国铁路有着更深厚的不解之缘。 

铁路管理传习所诞生前夕,中华大地上除由外国列强直接修建和管理的东省、胶济、滇越等铁路外,尚有向外国贷款修建,由清政府邮传部管辖的道清、卞洛、正太、沪宁和关内外等几条铁路。由于当时中国铁路大多由外国列强所控制,所以铁路管理人员多由外国人担任。1904 年,中国爆发了收回路权的运动,京汉、粤汉铁路路权被收回,其后,由中国人自己设计、修建的京张铁路也即将通车。为培养中国自己的铁路管理人才, 国家急需开办培养铁路管理人才的学校。

这时,清政府邮传部司员曾鲲化的一纸上书直接促使铁路管理传习所的创立。

幼时家贫,因天资聪颖、一心向学,被当地私塾先生免费收为弟子;1898 年考入新化实学堂,1903 年考取官费留学日本资格,进入日本成城军校( 为日本陆军士官学校预备校,后改称振武学堂)。

在成城军校期间,他读了日人所著《支那铁路分割案》一书,此书主要论述日本如何在中国与俄、英等列强争夺铁路权益,从而把铁路作为侵华最好的触角。读此书后, 深受刺激的他认为铁路将是未来中国兴衰的重要事业,于是舍弃了学军事;1903 年,曾鲲化考入日本私立岩仓铁道学院,学习铁路管理专业。

留日期间,曾鲲化当选为清国留日学生总干事,并加入了同盟会,与陈天华、谭人凤、谭二式、苏鹏、曾继梧、蔡锷、章士钊等同乡有密切来往。作为学生领袖,在留日期间亦结识了孙中山。

1906 年,曾鲲化学成回国。回国后, 曾鲲化历时十余月对中国铁路进行了第一次全面考察,独自一人走遍全国15 省,后又历时三个月写出考察报告,史称“丙午调查”。其后,曾鲲化在调查报告的基础上写就《中国铁路现势通论》一书,在书中曾鲲化最早提出了全面系统的管理思想。他认为:“管理权为铁路之命脉,权在我,则人为我用;权归人,则我用于人。”而中国铁路恰恰缺乏管理。中国各铁路学堂,又很少设置管理科,海外攻读管理专业的留学生也为数不多。在此期间曾鲲化进入清政府邮传部(主管交通和通讯)担任司员。

1907 年,他以邮传部司员的身份向邮传部呈上了《上邮传部创办铁路管理学堂书》,部分内容如下:

“窃维铁路为专门学问,而管理又为铁路之专科,其业务内容,绝非寻常办事人员所能识其崖略。故英以铁路立国,而人皆归功于勋独烈;美以铁路强国,而人皆归功于顾裕德;日以铁路兴国,而人皆归功于岩仓公,何也? 三子者,均以办铁路管理学堂有名,而其国之路界人员胥由其学堂之所自出者也。”

年轻的司员曾鲲化怀着热切渴望的赤子之心奋笔疾书,字里行间渗透着对古老的中国走上复兴之路的殷殷之情和真知灼见。当年,邮传部决定采纳他的建议,并立即在邮传部北面购地建设校舍。

曾鲲化的《上书》,其意义并不止于引发创办了一所高等学校,《上书》的价值所在,是文中特别强调“管理”,将管理之意义提升到一个很高的层次。他说:“机械、建设为形势上之学问,尽人易精,管理为精神上之学问,非学而才者不能穷其韫奥。故无建设、机械则铁路不能成,无管理则铁路不能久。况办理铁路以营业为目的,非以工程为目的,营业事实悉属管理范围。” 这精辟的话语,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都使人感觉到其中的深意。

曾鲲化在《上书》中通篇强调管理之重要,在整个中华民族近代实业发展的历史上有着跨时代的意义。这个《上书》,使“管理”的概念第一次被提上案头,使清政府在重视实业的同时也第一次感受到管理的重要作用。

在清朝末期,中国创办的几所高等学校,只设有文、理、工、师范等科,并未设管理科。在此之前,中国是否应建立专门培养管理人才的高校,这样的学校开设什么课、多少学时、学制如何制订,均无先例可循。铁路管理传习所的开办,因其以培养铁路管理人才为目标,使中国历史上有了第一所具有管理性质的高等学府,标志着中国培养高级管理人才的开端,堪称中国教育史上的一个创举,北京铁路管理传习所在教学内容、课程设置和教学方法等方面,也均对管理学科的逐步形成具有开创性的意义。

回望历史烟云,曾鲲化心怀民族国家大义,以勤奋求学全面掌握世界铁路管理先进理论,以史无前例之个人考察深入洞悉中国铁路现状,最后倾力促成学校之创建,在他的文章中亦有类似理念的阐述:“知以致行, 行以致知,践知践行,践行践知,行而增知,知而笃行,循回往复,次第进化,最终成就大事。”可以说,曾鲲化为人做事、坐言起行即为“知行合一”之典范。

 

 

 

分享到:
相关链接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