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旧版
01
我校举行2017届毕业典礼暨学位授予仪式
02
中欧物流、信息化、管理和服务科学博士生院第三期暑期
03
北京市委教育工委来校督查调研全国和北京高校思想政治

校史长廊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校史长廊 > 正文

时间:2016-08-03 来源: 作者:

领袖题名新交大

北方交通大学校名正式确定后,校部就制发了仿宋体字样的校徽、证章。

当时毛主席已先后为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等校题写了校名。北方交通大学的师生员工对此非常羡慕,纷纷要求校领导请毛主席为北方交通大学题写校名。当时铁道部负责北方交通大学工作的是武竞天副部长。茅以升校长向武副部长提议,请铁道部正式函请中央人民政府办公厅,转呈了毛主席为北方交通大学题写校名的请求。

1950年12月30日,茅以升接到中央人民政府办公厅寄来的请帖,受邀于1951年1月1日下午6时在中南海勤政殿参加新年团拜并聚餐。信上注明:“请参加第一席。”茅以升看到“第一席”这三个字,心里非常高兴,因为他知道毛主席一定是在第一席的。果然,在宴会上,茅以升、教育部部长马叙伦、中国科学院院长郭沫若、北京大学校长马寅初、清华大学校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叶企孙、北京师范大学校长林砺儒、辅仁大学校长陈垣等和毛主席同坐一桌。入座前,周总理介绍茅以升给毛主席时,毛主席听说姓茅,就笑着说,“咱们是本家啰。”

1951年1月1日,中南海勤政殿新年团拜并聚餐会上,毛主席亲切接见茅以升校长。

席上,毛主席与同桌各位随意交谈,对茅以升说:“啊,你是北方交通大学校长。”茅以升将北方交通大学基本情况简单汇报了一下,接着就说,北方交通大学全体师生员工非常渴望毛主席能为学校题写校名,这在我们全校是很大的光荣。毛主席当时笑着点头,表示许可,又极其谦虚地说:“写得不好,为清华题的字,还有人有意见。”茅以升当时向毛主席竭诚表示衷心感谢,激动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毛主席亲笔题写的“北方交通大学”。后来,“交通大学”四字也为大陆四所交大共用。

1951年3月9日,校部又就请毛主席题写校名的事向中央人民政府办公厅递送了报告。当时全国抗美援朝运动汹涌澎湃,5月1日就要举行抗美援朝示威游行,题字一事一直没有回音,全体师生员工请求毛主席快些题字的心情非常迫切。4月11日,校部又向滕代远部长写了一个报告,要求滕部长当面请求毛主席给学校题写校名。滕部长见信后,就找了个机会,于4月20日到了毛主席那儿,当面向毛主席转达了学校师生员工的热切希望。隔了二三天,毛主席在一张“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信笺上,写了两行“北方交通大学”的字样,并在下行的右上角划了个小圈,表示该行字写得较满意,要选择的话可选择这行。题字下方没有落款,也没有年月日注。

1951年4月24日,铁道部办公厅通知校部,说毛主席题字已写好,要负责人马上到中央人民政府办公厅(新华门内)去取,随后又来了个部文。金士宣副校长接到通知后,立即坐上校部的小汽车直接到新华门内中央人民政府办公厅取回题字。

毛主席的亲笔题字一到学校,京院师生员工的心情十分振奋,一片欢腾,大家纷纷奔赴校部争先恐后地挤着看毛主席亲笔题的校名。这件事在当时震动了全校,是北方交通大学历史上一件具有非常重要意义的大事。

毛主席为北方交通大学题写校名,说明毛主席十分关心中国的铁路事业和铁路高等教育,是对全校师生员工在新时代办好大学的鼓舞与鞭策,是希望北方交通大学师生不要辜负党和人民的重托,办好学校,培养出数量更多、质量更高的铁路建设人才,以满足铁路建设和国民经济发展的需要。

1951年6月19日,校部照毛主席题字原件制成1500枚北方交通大学新证章、新校徽发给京、唐两院师生员工。同时在《人民日报》上刊登了《北方交通大学换发新证章启事》。师生员工戴上新校徽后感到十分光荣和自豪。

分享到:
相关链接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