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旧版
01
【交大智慧】中国交建•中国路桥携手北京交通大学为“
02
学校召开2017年毕业生就业创业工作会
03
学校党委常委会召开第一百一十七次会议

校友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交大人物 > 校友

时间:2016-11-22 来源:外联处 作者:李湜艺

徐可:可许三面之缘

徐可,2011年毕业于北京交通大学交通运输学院铁路运输专业,毕业后进入北京铁路局工作,分配到北京西车务段石景山南站工作,并成为近年来第一个定岗车站值班员的大学生。2012年5月至2013年11月,徐可外派沙特参加麦加轻轨项目运营,并圆满完成任务。2014年7月,徐可调入机关,任车务段运输科业务指导并兼任石景山南站团支部书记,目前,徐可任石景山南站副站长。

见到徐可学长,是在一个雨天。那一天,我越过无数或背着或抱着孩子的家长们,钻过无数风车气球组成的障碍,满头大汗地从八角游乐园的地铁站出口钻出来,又七扭八拐的转过不知道多少条湿漉漉的小巷,来到了徐可学长工作的石景山南站。是的,那是一个休息日,是一年之中难得的劳动节,可是铁路工作的特殊性质,让石景山南站在这个休息日里仍然如此忙碌、让徐可学长在这个休息日依旧奋战在工作的第一线。我仍然记得那时雨声沥沥,我坐在站里的会议室里拿着本子,小心翼翼地问着徐可学长我想要了解诸多的问题,在我紧张地一时失了神的时候,窗外的火车呼啸而至,这个年轻的副站长不由得望向火车驶来的方向,脸上的喜悦和骄傲无以言表。

所以我说,我知道这个27岁的年轻校友为什么会有今天在铁路上的成绩,所以我说,我曾经三次认识过徐可学长,这三次认识的是他的踏实勤恳、敢于拼搏和充满理想。

第一面·谦虚勤恳

这是个谦虚勤恳的人,当我第一次联系上徐可学长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电话里的他随和而谨慎,并且效率很高地请示自己的领导、迅速地和我确定了采访时间。其时徐可学长刚刚成为石景山南站的副站长,需要他交接和处理的事情不胜枚举,但他还是挤出了时间,谦逊地支持母校的工作。

当我面对面见到他时,我发现谦虚勤恳是他一贯的处世之道,面对自己在铁路工作上做出的成绩,他反复说着如果只凭自己个人的能力是达不到的,他说这些很大部分都来源于北京交通大学铁路运输专业毕业生的身份——在铁路上“交大毕业”的名号就意味着专业精通和基础扎实,这“金字招牌”给了他展示的舞台和机会,有了展示的机会,他才能通过自己的付出继续前行。

他给我讲起了当年还没毕业时在铁路实习的经历。那时的他和一线的职工交流,得到的反馈常常是“不要来铁路”,他那时不理解,以为是工作太累导致的负面情绪——夜班白班来回倒、再加上铁路的严格纪律,很多基层职工几乎能在参加工作后就看到自己几十年的生活。基层职工告诉他“交大的毕业生是不会被领导放到现场的”,因为“大学生嘛,总是要调去机关的,领导也不会费劲儿让大学生去学习值班员工作”。看似顺理成章,但徐可学长的勤恳改变了这个现状,从他那一年开始,车站领导开始重视起基层锻炼的大学生,来到铁路后,徐可学长被安排和基层职工一起在车站集中楼学习车站值班员技术、和大家一起值夜班。这些基层职工的工作虽然每天重复,但是徐可学长仍是一丝不苟,更是打破常态,成为了近几年来第一个定岗车站值班员的大学生。

我问他,那么多之前的大学生都在基层锻炼后走进机关,留在车站会不会觉得作为一个大学生的自己很亏?他笑笑,铁路嘛,本来就是实践比理论重要的工作,自己就算要做管理人员,如果连基层职工的工作都不了解,又怎么能管理好呢?而这也正是他的原则——没有经验的时候不能叫苦,必须要虚心学习。

有人说,铁路的管理太过严格,甚至近乎尾大不掉,一些规章制度也过于死板,而徐可学长说他并不这么觉得——铁路的规章制度,大部分都是在实际生产管理中用血的教训换来的,因此严格归严格,却只有从心里重视、遵守才能最大限度的保证铁路现场的安全;有人说,铁路工作牺牲太大,而徐可学长说铁路永远是个值得去发展的行业,因此必须有人去付出,去改变目前的环境。而不是空怀着远大的理想、只顾着对环境大加抱怨。他说完全不觉得大学生到基层来工作是一件毫无意义的事,即使是最最简单的工作,其中也能对过去所学的专业知识有所应用。假想设计、道岔设计、平行径路……徐可说起它们如数家珍,他还指着会议室墙上的一副车站作业区域示意图骄傲地对我说,那是他来到石景山南站后主动运用自己在大学学习的CAD技术制作的。他眼里的光彩那么深,这让我开始第二次认识他——那个敢于拼搏的他。

第二面·敢于拼搏

在我看来,徐可话不多且沉稳内敛,但这个年轻副站长坦言自己“其实是个爱折腾的人”,他说自己“绝不允许碌碌无为”。而三次获得“春运工作先进个人”、主动报名参与沙特麦加轻轨运营项目、发起“助力青年梦”活动、组建“青年突击队”,京津冀快运开通之际连续二十多天没有回过家的记录也正勾勒出了这样的一个铁路人。

2012年,由于运营系统先进,中国获得了沙特轻轨项目的运营权。徐可学长借此机会外派沙特阿拉伯,参与了麦加轻轨的运营管理。这个经历让我格外感兴趣,我知道在沙特阿拉伯的工作一定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挑战,而事实也确实如此。挑战开始于最初的选拔——抱着想去学习国外企业化运营经验的单纯想法,刚进入铁路半年的徐可学长开始准备起了选拔考试。英语、尚不熟悉的值班员专业技能,徐可学长走出校园却没放下学习,经过充分认真的准备,他成为了沙特麦加轻轨运营项目中唯一的一名工作不满一年的通过了选拔考试的成员。“那时候年纪轻,来到一个语言风俗完全不同的环境,真的是非常惦记家人。”徐可学长大方地承认,“但是这也难免嘛,我就找事情做,多跟当地一起合作的世界各国工作人员交流学习,工作相对轻松的时候出去运动运动,有事干就不会‘胡思乱想’了。”徐可学长从工作中发现,中国的工作人员更加不愿意提出自己的要求,相对也更加内敛,这也给他回国后调入机关的工作带来了启示,有时就会多加注意,勇敢提出自己的要求——比如说京津冀货物快运开通以后。

2014年7月19日,徐可学长对这个日子记忆犹新,这一天,他调入机关,被分配主管刚刚开通的京津冀货物快运。这是一个新生事物,也是铁路众所期盼的改革之一,要求管理人员具有扎实的铁路运输专业基础和计算机能力——就好像是为徐可量身定做的一样。可是新生事物就像一张白纸,规章制度、站车衔接乃至设备什么也没有,一切都要这个新领导者自己摸索。他不断地勇敢向自己的上级提出自己的建议——先是在设备不够的情况下要求值班员参与到货物装卸中、后来又主要要求连续加班,在岗位上奋战了二十多天。“既然我做了,就要把它做好。”徐可学长笃定地说,他的拼搏精神使他必然会选择这样的道路。

勇敢提出自己的想法、无所畏惧的前行——这是收获的二十天,制定出的一系列货物快运管理措施和业务文件、为快运项目申请的一系列设备成为了京津冀货物快运项目中的一笔财富。

“其实铁路部门自己也在努力的改革和创新,我又怎么能不贡献自己的力量呢?”徐可学长的这番话让我为之一振,这大概就是我第三次试图认识他——认识这个充满理想、心怀“铁路梦”的他。

第三面·充满理想

“很多铁路上的人都会有大学生眼高手低的偏见,可我不愿意让他们这么想”,“我想要让所有铁路人看到,我们青年的职工是在努力的。”徐可学长直言自己的执着于帮扶青年职工背后的理想。在这样的心情引导下,徐可发起了“助力青年梦”系列活动,这活动听上去大概有些大,可是徐可学长的初衷确是针对着一件一件切乎青年职工生活的实事——过去石景山南站地处偏僻,再加上铁路部门的严格规定,因此宿舍一直没有安装网络。徐可学长结合自己刚参加工作时的体验,从青年职工的工作和生活两部分的实际需要出发,多次联系电信部门,为石景山南站解决了网络问题。“没听说有反映这事儿的啊,你别干了”,类似的劝阻也不是没有过,可是关乎青年职工利益的事情就是徐可的理想,面对他们的困难,又如何能忍心不去解决呢?

除此之外,徐可还开设了青年联系平台,他希望借助平台,能够让大家看到青年人的梦想和动力,看到他们的成长。同时,他也在这个平台上了解着青年职工的特长,在必要的时候使他们得以发挥,让青年人在更快的适应铁路、热爱铁路。

他说着这些年轻的人们就想起来当年的自己、想起当年在交大的时光。他说他最喜欢北交大的七教、八教和明湖,他说他仍然记得当年他把整个宿舍的同学都送上了旅途是一种什么样的离愁别绪,从那时起,他就决定以铁路事业为己任,发挥年轻人的力量。

他说虽然自己的力量仍然渺小,却也有自己的“铁路梦”。“如果有机会,我想参与到高铁的运营管理工作中去,亲身体验我国高铁的快速发展。”他还说自己正在利用业余时间对高铁票价优惠的问题进行思考,希望有机会能够深入研究——这也得益于在交大是《运输经济学》这门专业选修课的学习。

“咱们交大的学生,将来如果来到铁路总是要做管理人员的,所以我希望想进入铁路部门的交大人担起责任,要对一线工作的辛苦有所认识,不要浮躁,脚踏实地;如果进入铁路,希望交大学子能够融入环境、多跟基层职工交流,找准定位、发挥特长提升自己。”这是他留给年轻校友的经验之谈,他说自己如果再来一次如何选择自己的生活是一件很难思考的问题,但是他一定会再次选择交大,因为交大造就了今天的他,也会在他未来的生活里一直持续的影响下去。

“我读大学的时候,交大给了我们很多铁路实践的机会,因此学生总是对铁路的环境认识更深、专业技能也更扎实。所以我就更要努力了,希望自己能够在铁路上做出些许成就,让交大也能为我而感到光荣吧。”在最后,徐可学长这样描述自己与交大的关系,“希望有机会能利用校友会或者是新媒体的平台,加强我们在铁路的交大校友之间的交流。也欢迎我的学弟学妹们来到铁路工作,为咱们国家的铁路建设做出贡献。”

汽笛声从窗户外面传来,又有一辆火车进站了,而这个在采访中让我认识了三次学长的脸上,还是一派诚恳、一派认真。

分享到:
相关链接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